菠菜免费发布网:诞生在杭州的B站 一夜爆红的跨年晚会是怎么横空出世的?

淮北新闻网/2020-01-07/ 分类:淮北八卦/阅读:

  过去几天里,每当有人提到B站(哔哩哔哩的简称,英文名称bilibili)的跨年晚会,杭州90后姑娘阿放的心底乡村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。她既是B站的用户,也是B站的UP主(上传视频的人),“我不停觉得B站是金子,总会发光的”。

  不过,即使以脑洞大著称的B站用户,也万万没想到,让他们口中的“小破站”大放异彩的,是一场跨年晚会。

  直播当天,直播人气峰值8203万,130万条弹幕;至今超出57八九万的点播量,弹幕数突破1八九万(截至昨晚8点对折据);直播过后的两个交易日里,B站在纳斯达克的股价大涨近18%,合作方新华网A股股价大涨13%……

  比数据更为难得的是一种现象。在辞旧迎新这个老派、但巨匠都期待新意的时间点,终于有一台晚会可以令“挑剔且专业”的80后、90后被动献上满满的赞赏和敬意。

  但把它和主导方,被外界视为小众文化凑集地的B站联系到一起,似乎又有一种情理之中的味道。

  不能忽视的日子

  B站举办跨年晚会的初衷,和一个特殊的时间节点有关。当2020年零点钟声敲响后,00后、90后和80后分袂要奔向20岁、30岁和40岁。“不同代际都在这个节点进入新的人生,我们不成能忽视对于用户这么重要的日子。”晚会的出品人、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说。

  这样的思维方式构建于10年前。当年,一个叫9bishi的网友在杭州创立了名为Mikufans的网站。它模仿弹幕网站开山祖师Niconico,用户可以边看视频边颁发观点,而且被同时看视频的网友看到。

  当时,微博尚未流行,微信还没浮现,社区成为了最次要的社交平台。包含天涯、猫扑、19楼等在内都在憧憬,让用户自发发生内容,凑集更多用户,测验考试商业化。初生牛犊的Mikufans从一开始瞄准的便是小众的二次元文化。

  运营网站一年后,9bishi辞去了在金融公司的工作。2010年初,Mikufans更名为bilibili(后被网友简称为B站)。这个源于日本动漫《魔法禁书目录》的名字足以阐明,B站身上流淌的是二次元的血液。

  后来人们才知道,这个略显“中二”的行为来自于一个叫徐逸的年轻人,9bishi是他的网名。那时,估计徐逸也没想到,这个奇怪的二次元名字为他吸引到了天使投资,完全改变了B站的命运。

  喜欢的力量

  慢慢地,阿放发现,B站上有许多其他平台不太能看到的内容,出格是原创内容,大多来源于网友自发上传,不为金钱也没有广告。在过去三年里,她在B站上学会了吉他和潜水,知道如何搭配颜色,舞跳得也越来越好,好到可以本人当UP主,发视频上去供大家学习。

  她说:“B站便是一个满足年轻人分享快乐、快乐爱慕和思想的平台。”也是基于掩护这群年轻人的朴素愿望,早在2010年,B站每年乡村举办“贺年祭”,把站内优秀的UP主推向前台。而在2019年底这个时间点,李旎他们萌发了一个更大的想法。

  也是在2010年,现任B站董事长的陈睿成为了B站的用户。当年他创立的公司被金山收购,手里有一笔闲钱。看他那么喜欢B站,他的同学、后来创建搜狗的王小川倡议,干脆投资这个网站。

  2011年,陈睿在杭州见到了徐逸。据说为两人翻开话题的便是bilibili这个名字。与其说那是一场投资人和创业者的见面,倒不如说是两个热爱二次元文化的网友见面。见面的成效是,陈睿成为了B站的天使投资人。

  从杭州到上海,B站打造“年轻人文化社区”的目标,以及来自用户的热爱始终没变。陈睿常常提起一个例子:“夙昔间,有香港的用户想看B站,本人出钱买供职器。喜欢的力量真的很强大。”

  阿放正式打仗B站是在2017年,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,她都认为B站是二次元的凑集地,而她对这些内容其实不“感冒”。她上B站是为了操练街舞,当时B站是众多视频网站中,为数不久不多提供慢速观看和镜像观看的平台,这些功能更适合她练舞。

  破圈谋划

  站本人破圈,让更多人知道B站上有多元化的内容,而不单单是二次元;另一个是通过晚会赞助小众文化破圈,让二次元、国风、电音等文化被更多年轻人所热爱,被更多人所熟知。

  仿佛又回到了10多年前,徐逸敲下第一段代码那刻,期待即将出生避世的网站能凑集更多对二次元感爱好的年轻人。而此刻,B站上已经有7000多个文化圈层、超800万个标签,数不清的优质视频正在吸引过亿的沉闷用户到平台上收看、缔造和分享。

  摆在宫鹏背后的一道难题是,如何从这些海量内容里挑出最具有代表性喊疾情感的部门,再结合团队的节目制作经验,用符合主流审美的方式呈现出来。

  数月前,当宫鹏(B站跨年晚会总导演)告知团队和身边人,要为B站做一场跨年晚会时,得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反馈。团队里的85后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,对每个细节都非常上心;其它一种声音提醒他,B站的用户难“伺候”,眼里揉不得沙子,万一办欠好,挫伤了他们对B站的感情,后果不堪设想。即使宫鹏已经交出了《跨界歌王》《中国有嘻哈》《女神的新衣》这样的成果单,也要当心。

  果然,他们的初版方案与B站彻底不在一个点上。虽然双方都认为歌舞演唱,音乐视觉化是好的呈现方式,但在内容上有分好比。“B站的核心目标就只有一个:破圈。”宫鹏说。

  身为总导演,宫鹏是抱着忐忑的心态,全程开着弹幕看完B站跨年晚会的。当《中国军魂》旋律响起,满屏白色弹幕扑面而来那刻,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这个带有主旋律色彩的节目,之前不停有人在纠结,最终换来了年轻人“今生无悔入华夏,来世愿在种花(中华的谐音)家”的热血呐喊。

  有着同样感受的,是受邀前来的军星爱乐合唱团。这群老兵原来以为老年并且是军旅合唱团不会受欢迎,没想到大幕拉开后,迎接他们的是年轻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。

  类似的反差和意想不到贯穿了整场晚会。电音与民乐,二次元与三次元……这些看上去天生对立的内容,被精心编织到一起,唤醒了80后、90后的共同记忆,也让整台晚会成为今跋文忆里的一部门。

  而这暗地里,是高度感性的用户集结成群,在过去10年通过每一个点赞、每一个弹幕积累出的高度理性的数据。两者共同作用,使得整场晚会成为了集体聪明的结晶。

  寻找共情喊疾鸣

  在B站跨年晚会下方近3万条留言里,一位“学嘛欠好非要学医”的95后评价:“我也许很难再看到这样一场方方面面都合乎我心意的晚会了。”

  他说本人喜欢看日本番剧,也期待国漫崛起,喜欢听外文歌,也爱传统乐器,曾在11岁时梦见接到猫头鹰的来信,也为中华民族的一身荣光和艰辛崛起而脚踏实地。

  在他眼里,这场晚会便是在燃烧,星星点点的荧光棒和每一条包括称赞的弹幕都是爆裂出的细小火花。火花炸响的声音,便是新年的声音。

  和他一样,几乎从首个节目《欢迎回到艾泽拉斯》开始,许多人就再也镇静不下来了。

扩展阅读:
广告 330*360
广告 330*360

热门文章

HOT NEWS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淮北新闻网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新闻自媒体 Copyright © 2002-2019 淮北新闻网 版权所有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