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财经正文

天下秀,红人经「jing」济转场【chang】“元「yuan」宇宙「zhou」”?

admin 财经 2022-05-06 07:12:23 16 0

进入21世纪,网红不再是新名词。

20年前上中学的小胖(钱志君),因一个不经意的犀利眼神意外走红。

18年前老罗凭借诙谐幽默的讲课,让大家记住了这位“特别”的新东方教师。一则奇葩的征婚广告,让大家见识到了凤姐的“雷人”之处。

2005年,老罗、凤姐、芙蓉姐姐一同登上“十大互联网风云人物榜单”,他们被视为初代网红。

此后十多年,各式网红如雨后春笋【sun】般涌现,流浪汉犀利哥,清纯女奶茶妹,龅牙哥茫然弟......他们有个共同特点:受关注,有流量。

那时红人没有直播带货一说,也没有适合变现的土壤。

直到2016红人经济元年到来,薇娅开始淘宝卖货,李子柒专注美?引流,初代红人老罗天价卖身Papi酱……

红《hong》人经济的时代浪潮扑面而来,人人都想分一杯羹。

而今时间的长河渐渐淹没着平台们的流量生意,最初踏着浪头跃进的天下秀,也来到了新的十字路口。沉没【mei】海底,还是新浪再起,天下秀将何去何从?

#01

技术研发不是发动机

人经济的浪头终究要回归于流量变现。

2009年,李檬创立红人平台天下秀,开始研究红人平台的商业变现路径。

他创建了红人营销交易平台WEIQ,一手聚焦红人,一手对“dui”接商家,居中完成匹配。最终,商家卖了货,平台与红人赚取了佣金提成。

这个能促成多赢局面的想法,最初却无人问津。

10年前,一个连电商都发展不充分的年代,谁会买红人的东西?

直到移动互联、移动支付等新型基础设施搭建完毕,以及互联网的迅速普及,红人经济才开始迎来真正井喷。

艾媒咨询公布了一个数据,在2020年中国直播带货销额排名中,红“hong”人薇娅、李佳琦、辛有志位居前三。他们三人带货额都超过了100亿元,薇娅311亿元居首,平均每天卖货1亿元。

这个数据的惊人之处在于,一个薇“”娅比大部分上市公司能打。浓香鼻祖泸州老窖(000568)全年营收不过200亿元,厨电龙头苏泊尔(002032)一年营收也只有200亿元左右……

红人走向成功,红人平台也水涨船高。

2020年4月21日,天下秀借壳ST慧球成功上市,经过10多年蛰伏,红人经济第一股诞生了。

2021年天下秀实现营收45亿元,同比增长47.4%;扣非归母净利润4.2亿元,同比增长12.7%。2022年一季度天下秀营收11.6亿元,同比增长36.2%;扣非归母净利润0.98亿元,同比增长17.9%。

从近五年数据来看,天下秀营收年复合增长率为57.7%,扣非净利润的复合增长率43.2%。

业绩十分不错,但盛阳之下必有阴影。

第一,近五年、2021年、2022年一季度,天下秀营收增速逐年下滑。

第二,近期净利增速远低于同期营收增速。

如果第「di」一点可以理解为“初创公司规模变大增速逐年降低”,那第二点如何解释?

天下秀“xiu”在年报中将利润增速下滑归因于,“新媒体商业主营业务上的大数据产品升级改造和创新业务布局,报告期内加大投入力度所致。”

天下秀的主营业务指WEIQ平台,创新业务指虹宇宙产品,换言之“WEIQ、虹宇宙研发费用大增,造成了利润增速下滑。”

这个解释在意料之中,也在情理之外。

天下秀2021年三大费用依次是销售费用2.9亿、管理费用1.5亿、研发费用1.3亿,三者增速依次为110.9%、80%、73.3%。

不管是费用绝对额、还是增速,天下秀的研发费用都远远低于同期销售费用与管理费用。或许将利润增速下滑归于销售、管理费用激增,更「geng」加合适。

一季度的情况有些相似,各费用中增速最快的依次是管理费用、销售费用、研发费用(yong),分别为71.1%、50.7%、34.1%。

研「yan」发费用依然是增速最慢的,甚至不到管理费用增速一半。

尽管利润不是新经济公司最看重的,但它反映出天下秀当下增长模式是营销拉动,而非技术驱动。

从互联网视角看,营销投入对‘dui’营收拉动是线性的,多投入一分便多产出一“yi”分。技术驱动却是指数式的,当研发投入集聚到一定程度后,营收会呈现指数爆炸式增长。

天下秀离技术驱动还有一段距离。

#02

红人经济何以持续?

在红人商业模式中,去中心化是最重要的理论支撑。

网络红人利用社交媒体熟人圈“quan”层、流量精准特性,实现了对用户高效传播与《yu》转化。这与传统互联网平台流量中心化、头部聚焦化截然不同。

基于这一特征,红人经济平台催生了一大批职业化红人。在大众眼中职业红人知名度不高,但在特定细分领域,他们是一方权威《wei》、有着不少粉丝追捧。

2021年,WEIQ平台注册红人账户192万个,具备接单能力的职业化红人账户53.5万个,较上年末增长了83.4%。

此外WEIQ平台订单量从2020年的百万笔暴增至2021年的380万笔;平台平均订单金额从2020年2375元降至1127元。

几则数据反馈出:WEIQ平台小额订单暴增,腰尾部红人数量井喷。

这是一种典型的去中心化趋势,这对红人经济有何好处?

第一让平台更稳定。张大奕身陷阿里高管桃色事件,让“一人能顶半边天”的如涵一落千丈。薇娅因偷税漏税被罚13.4亿元,淘宝也牵涉其中。头部顶流一旦发生危机,平台将面临“灭顶之灾”。

第二让商家匹配更精准。不是每个商家都是Papi酱,可以开出天价签约费(罗振宇)。多数中小商家投放有效果要求,他们需要匹配更实惠、更精准的网络红人,这就需要腰尾部红人数量要足够多。

第三让更多红人有钱赚「zhuan」。职业化红人数量激增,让更多劳动者分享到了红人经济的价值。

上述种种,都加速了平台的去中心化进程。

但这又产生了新问题:如果没有了顶流红人,红人还算红人么,如果红人能批量“制造”,他们靠什么精准捕捉用户?

这也是红人经济去中心化理念被质疑最多的地方。

社会上逐渐形成了两种思潮,一种是红人无用论,他们认为职业化红人的最终尽头是“泯于众人”。另一种思潮是要搭建新【xin】时代的创作者队伍,让红人经济持续走下去。

显然,天下秀属于后者。

#03

杀入元宇宙新战场

2021年天下秀创新业务收入2.2亿元,同比增长123.6%,是所有业务增速最快的。

这项新业务主要指3D虚拟社交软件“虹宇宙”。在虹宇宙中,品牌方可以得到更生动的营销场景,创作者也能获取全新的变现方式【shi】。

据天下秀透露,目前“虹宇宙”累计预约用户超过40万,它已经吸引了包括红人IP鱼太闲、天才小熊猫的加入。

为什么红人创作者愿意冲入虚幻的元宇宙中【zhong】?

原因很简单,元宇宙加入了区块链技术,凭借可追溯、不可篡改的特点,可以杜绝抄袭,为创作者(zhe)提供一个安全可靠的创作环境。

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结果:元宇宙中红人作品具有“个人资产”特性,它能很好的调动创作者的积极性。

2022年4月末,天下秀股价创了借壳上市以来的新低,达到了每股6.31元。不过截至五一节前收盘,其股价3天内上涨了15%,总市值131亿元。

天下秀又下了一步先手棋,输赢还有待观望。

???

End

你体验过虹宇宙了吗?留言区见~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数科社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16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热门标签

    此处不必修改,程序自动调用!